返回

飞鸟娱乐权力的游戏第二季第四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回目录下一页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ddhyy.com
     飞鸟娱乐权力的游戏第二季第四集 (第1/59页)
    
飞鸟以前的考核都没有这样的气息…

我们买了一些,权力坐在了篮球场边上的座椅上边吃边看着这些充满活力的学生挥洒汗水。

旁边几个年轻貌美充满青春气息的女生在为选手鼓劲,游第加油声、欢呼声此起彼伏源源不断。

戏第“我们原来也是这样…”

飞鸟蓝杉手里转着烤串看着他们略有深意地说。

“对呀,娱乐大学的时候,经常上晚自习吃烤串。准备雅思的时候,因为吃太多,我还胖了十几斤。”

想到这里,权力我不禁自嘲道。

“叶子,游第谢谢你……”

蓝杉把烤串放到了一边,戏第用右手握住我的左手说。

有老张在,飞鸟蓝杉是不用再费神参加。

这种场合蓝杉本身就没有什么兴趣,娱乐不知道今天怎么了,突然同意出席这样的活动,还要带上我这么一个局外人,为我的事业添砖加瓦。

“小蓝总,权力剩下的就交给我老张了,你回吧。”

在酒店门口老张大着舌头说着,游第东倒西歪地一头扎进车里。

看着老张离开,戏第我拉了拉蓝杉的袖口,蓝杉转而看向醉意颇深的我,她的眼神中似乎有些不悦。

“杉杉,回家吧?我好难受。”

本就不胜酒力的我呼吸到外面的空气,瞬间酒气上头,顺手抱住了蓝杉的脖子。

蓝杉右手从后面扶住了我,没有接我的话,转向严莳。

“严莳,把钥匙给我,你先回。”

站在她身后的严莳,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

“杉姐,对不起,是我疏忽了”。

蓝杉没有理会他的道歉,转而扶着昏昏欲睡的我,语气平静极为平静。

“你应付我这边已经不容易了,以后还是沈琰做,钥匙给我。”

严莳羞愧地低下了头,咬了咬嘴唇,手里紧握着钥匙。

“江承泽在。”

蓝杉看了一眼严莳,眼神中透露出不想再重复多言的意味。

严莳极不情愿地把钥匙给了蓝杉,带着些许期待的目光看了看蓝杉,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但是看到蓝杉清冷的眼神,他不敢再言语什么,转身离去。

江承泽,我的高中同学,蓝杉的青梅竹马,为人正直善良,刚正不阿,处事公正,有着超乎想象的正义感。

江承泽凭借着出色的外表从初中开始就是女生谈论话题的中心,他脸部轮廓棱角分明,五官立体有型,身材修长却强健结实,即使与现在当红小生对比,也是不落下风。

他的眼睛里似乎总是透露着笑意,好像春日里的阳光,温暖却不张扬,和煦又不失热烈,又好像蜜罐里的糖,甜蜜诱人,看到总会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他生性活泼开朗,待人亲善,处事张弛有度,拿得起放得下,老师家长心中的翩翩不羁少年郎,同学眼中的公子如玉世无双。

高考之后,他坚持自己的理想如愿考上了警校。

毕业后,凭借出色的表现成功留在了市成为了一名刑事警察,每天活力十足地在一线挥洒着自己的青春与汗水。

凭借着自身出色的能力和坚持不懈的努力,短短数年已经成为了当地颇有知名度的警察。

当然,他那俊俏可人的外貌和健硕有型的身材也在他职业生涯前进的道路上增色不少,当地警方的宣传资料里或多或少都有他的身影。

蓝杉决心回国继续开拓事业版图的时候,江承泽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

为了能够和蓝杉再续前缘,他选择离开当前对职业发展更加有力的岗位,来到了蓝杉的身边从一线刑警重新做起。

身边的人都以为江承泽是为爱而放弃大好前途。

但是,只有我和蓝杉知道,这并不是全部原因,毕竟以上的所有良好形象在我和蓝杉这里没几条成立。

江承泽虽然有着根正苗红好少年似的形象和品质,但是,在感情方面,是个名副其实的自恋花心大少,一直自诩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好在他还算有些底线,倒从未惹出风流债或是“人命官司”。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自古花心惧真情。

言默,终于让江承泽这艘大船沉了。

为了保住自己风流潇洒的生活,江承泽不得已选择调职。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想法,他和蓝杉一直以情侣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但实际上蓝杉从未把他当成男友看待,倒是江承泽紧追着蓝杉不放。

我们是老相识,早在高中的时候就学着《古惑仔》中的剧情,举行了一个“水桶结义”。

因为过去的一切事情,江承泽经常会把他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拿给我和蓝杉,咨询我们的意见。

看在我们之间的“革命友情”上,我和蓝杉还是会帮他参谋一二。

酒店酒廊里,江承泽已经为我们点好了蜂蜜茶,蓝杉扶我坐下后,江承泽站了起来把茶递给我手中。

喝了蜂蜜茶,胃中没有火烧火燎地炙热感,但这东西并不解酒,全身还是软绵绵的,大脑像在云中漫步一般没有丁点思考能力。

本想趴在沙发上休息一会,蓝杉似乎觉着沙发的角度不好,扶着我让我靠在她的肩膀上休息一会。

坚实的肩膀靠在上面并不如想象中的舒服。

不知不觉,我整个上半身就滑入了蓝杉的怀中,就好像卧倒在春末夏初时分的桐花中一样,温暖恬静,感觉十分安逸。

在这种氛围的笼罩下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小叶子出名的‘一杯倒’,你怎么还让她喝这么多?严莳这工作做得不到位啊?”

江承泽眉头略皱,看了一眼满脸酒气卧在蓝杉怀中的我,又转向蓝杉语气略带关心地问道。

蓝杉一边把她的外套搭在我身上,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要是不急,先把资料给我,明天再说。”

江承泽嘴角上扬,似乎预料到了蓝杉的想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sddhyy.com
上一章回目录下一页存书签